距離二十一世紀 533 日(1999 年 7 月 18 日)
作者:鄭泰銘

開啟目錄頁
開啟 7655 次


注音符號

  注音符號是章太炎發明的。章太炎,字炳麟,是俞樾的學生,俞樾又是曾國藩的學生。中國同盟會在東京發行《民報》時,擔任主筆的,就是他;聲討孫文挪用同盟會公款的,也是他。為「中華民國」起名字的,是他;眼看蔣介石北伐之後實行獨裁與恐怖統治,憤而宣佈「中華民國已經亡了」的,也是他。由此觀之,此人「黨業」過重,難怪所有國民黨官方所宣傳的注音符號發明者,都要把他判出局了。

  我們現在所使用的注音符號,雖然在頒佈之後,也有過一些修改,例如廢棄了「万」,但根本的缺點卻不是修改得出來的。就其代表聲音的正確性來說,有一些音素的組合,是不太合理的,例如「安」和「煙」裡頭的「ㄢ」,根本不是同樣的發音。就其功能性來說,注音符號只能作為學習的輔助,不能真的拿來用,就像拜爾練習曲,只能練手指,不能拿上台演奏。

  注音第二式?是有這麼一種東西,不過誰也沒真正學過。用英文字母拼出中文字的發音,是很有實際用途的,這點誰都承認,問題只在於,每個人自己想像,可能會拼得不一樣,所以這就造成了同一條街名,到了下一個路口就不一樣了,這不是笑話嗎?這對於中文和中國人的國際化,有相當的阻礙。

  中文拼音標準化的問題,大概每隔一陣子就會搬出來吵一次,每個人都有心目中理想的一套。關於這個問題,我的看法是這樣子的:既然大陸的漢語拼音方案是國際標準,我們沿用就可以了,犯不著自己另外發明一套。漢語拼音方案固然也有它的缺點(例如有些字母的發音很不直覺,「操」拼為 cao,又例如它不能表示音調,所以「山西」是 Shanxi,而「陜西」只好多個 a叫 Shaanxi,需要另外記憶),但是別忘了,我們在學英文時,美國叫 center 的,英國變成 centre 了,麻煩,不是嗎?美國叫 humor 的,英國叫 humour,麻煩,不是嗎?如果你覺得這些很簡單,不會搞錯的話,我跟你有同感,不過,下面這個例子,你一定也會覺得很討厭了,那就是,trapzium在英國是梯形,在美國則是不規則四邊形;trapzoid則在英國是不規則四邊形,在美國是梯形──剛好相反,夠痛苦吧?

  己所不欲,勿施於人。所以,我真希望台灣的管事諸公,不要再發明任何增加痛苦度的拼音方法了,中文英文本不通,千萬不要作夢以為能夠發明什麼完美的標準,拜託拜託!